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伦

谱蝶.文学.影集.拾趣.笔录

 
 
 

日志

 
 
关于我

以十年时间的探索,写下《缅怀》《东山宾霞》《李五曰堂》《李五曰堂四房家谱》《七堡李》等家族谱本,现正在网上编写《云步天地》一书,目的是收集云步宗族资料,志在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欢迎有兴趣的栋祖三房裔子在此平台占上一席,报导自己的家族发展史,以掀共同探讨,共同分享之热潮。 《天伦》网页是本人的探索初阶,稿件随时更正,故只作公开参阅,未经允许不得翻印转载,以免谬种流传,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篇 峥嵘岁月  

2012-01-17 15:10:29|  分类: 《李五曰堂》一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 五曰堂正门       《李五曰堂》 - 李鸿炜 - 天伦

                                             话说李五曰堂

 民国二年(1913),贤涛公筑室于新会城附城街水心亭何家巷四号,次年入伙。时李家受文人林仲肩、李淡愚先生的熏陶,文化气氛甚浓,加之贤涛长子李钦组织五弟妹读书会,故号〝李五曰堂〞,堂名以一〝曰〞字即描绘出读书吟诵的意景,透露出无限的文化气息。

  据说会城之初,涨潮时北面浸至黄山,故此处有〝水大尾〞之称。南面何家巷地势也较低,大雨后经常水浸,广宽的地带,只有一亭立于水中,这大概就是〝水心亭〞的来源了。何家巷形成后,分直巷与曲尺形撗巷,撗巷尾的高墙外有一池圹,夜深清静时,圹中的蛙鸣声能传入李五曰堂中。从资料中得知,圹的西面昔日耸立着任堂李公祠的奎阁,但不知何时被废,祠堂也受何姓侵扰而诉讼。大跃进时,池堂才被填平,拆去高墙,内外瓦砾地连成一片,建起了茶馆及儿童公园。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解放初穿过直巷尾有屋盖的闸门,过地堂直入是何家屋,若入闸右转便是李 五曰堂大门。祖宅 座北向南,大门面西。昔日大门左侧门框上曾竖挂着〝李五曰堂〞镜面小牌匾,门口两旁红漆皱面木刻堂联已不知去向(曾被大房女佣谭联合购作床板),据贤涛幼子美若记忆,昔日大门前刻挂的堂联为:道心乃大,五曰堂昌。其意是道德在心,前程远大,祝愿李五曰堂子孙吉祥,如意昌盛。该联由当时名气甚盛的新会文人林仲肩先生以篆体撰书,可见贤涛公其时活动频繁,交际甚广。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门联两侧,大型盆花座于石礅上,大门外廊屋檐下有彩色花草浮雕檐眉。登上 五级花岗石台阶,过〝门龙〞,进入内廊与麻石地面天井。园形 月门与大门东西相对,并将天井分隔为二。月门园顶正中镶有红粉石,刻上堂主所写的〝道心〞二字,字底为绿色,但文化革命时已被封填,字意大抵与门联相应。        

        天井南面围墙下,摆放着据说有镇宅旺财作用的风水鱼缸,缸身正面用篆书 刻有〝鱼跃〞二字,两旁鲜花吐艳,碧绿怡人,看来这全城无双的麻石鱼缸在祖房建  成后从未移动过,可惜后人压石于上,造成裂纹。 

         透过月门可见天井东面围墙上,有一立体蕉树壁画,这是不可多见的逼真批贴 画,其制作基本工及速度控制都要求甚高,有此工艺的泥水匠,现今恐亦难寻。蕉树下是贴墙而建的半人高的花台,花台北侧的房间称作〝书馆〞,是为读书会的聚集地。书馆对开的南面围墙上,亦有立体荷莲壁画与花台,今画己残缺,竹样批贴的对联已剝落。荷莲壁画右侧,原是李五曰堂半月型侧门,原样今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仍清晰可见,看来,隔避梁家大屋兴建后,才封闭了侧门,建起了两个壁画花台。

      〝鱼跃〞金鱼缸正对前座大厅,一对盛有盆花的高身瓷座立于厅门两侧。厅内两侧分别排列着高背酸枝椅和五间酸枝床,北面屏风挂上字画,下设楠木条桌套入八仙桌,红釉高身花瓶与假石山分置条桌两旁。屏风两侧通道各吊钻石型彩色琉璃灯一盏,灯上的通花下方,悬挂着横贯全厅的黑底白字长匾,上刻林仲肩先生撰写的四言十六字:〝品节长明  德性坚定  事理通达  心气和平〞。六十年代初修理天井上盖时,该长匾被拆弃。屏风左侧墙上刻挂着李淡愚先生撰与的〝作事须有耐劳性质  与人要见坦白肺肠〞的对联,其对面则挂着李门林氏之巨型炭相。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 三米多长匾横贯于通花下方 林仲肩撰书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前厅两旁上下层大窗间悬挂着堂主七个儿至的通花木框镜面字架,文化大革命期间方被拆下。前厅西面为堂主房间,门顶挂有一幅立体绒面花鸟镜画。房门对面墙上则挂着配有蛋形的巨型镜面炭相,是为堂主的真像,与林氏炭相恰为一对。这些绒画炭相都是解放后才挂上。前后两座间是采光用的天井,天井两旁是廊房,廊房上小天台,后加上盖为房。
       
        后厅前有一精美的花边楣雕与屏雕,楣雕完好如初,可惜涂新的金粉质差而不耀眼。屏雕只余空格。楣雕上曾悬有醒目的泥黄底绿色草书横匾,上刻字句及下款已无人记清,只记得〝□□ 书屋〞字样。
 
         据六叔辉若记忆,1914年李五曰堂落成不久,堂主便挥书〝从此勤俭作人家〞七大字刻挂于后楼厅堂正中,数十年过去,此匾难以寻回。楼厅中心有一平时覆盖着的货物升降口,楼厅北位有一小 阁,阁下是内楼梯通道及通往厨房上盖天台,小阁西侧是神龛箱,内置历代先祖的灵牌 ,每逢神忌节庆,婶们均在楼厅中酒肉祭祀,但在文化大革命的被四旧浪潮中,其阁被封上围板作杂物柜,是否要为先祖复位,这是后辈们需慎思的事了。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李五曰堂当年在何家巷中是数一数二的两层楼房,现今水心亭高楼林立,李五曰堂前至景行里祖祠的何家巷地盘全被拆建,独有李五曰堂掩隐新厦间,门前五级石台阶因整体地台填高而已被填平,台阶被盗,台阶左前方嵌有〝李姓自墙〞石的围墙也被斥,缺了台阶的李五曰堂矮了半截,无法与当年稳重壮观的气势相媲美。
        
         昔日李五曰堂陈设布置,独具匠心,显示出堂主的嗜好与修养。从前厅以文化艺术为主题的佈 置,及堂兄锡帜藏有的两幅字板得知,贤涛公对林仲肩、李淡愚两君是十分敬重的,其三载学龄的才华皆得益于两君及勘舆导师李伦元,并影响其一生,以至子孙后代。在贤涛公的孕育下,李五曰堂家族从事文化工作的人员比例甚高,可谓桃李遍天下,声誉遍全城。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人生轨迹

       堂主正名李福增,字贤涛,别字寿南,云步裕派居城人氏。

       贤涛公家境清贫,出身微贱,儿时实际只读三年武科,其十五岁辍学的原因是〝艰于膏伙,弃之遗憾〞,随即转学青乌术(又名勘舆学、地理学、风水学),〝始粗识文字,出而问世〞(见贤涛遗嘱),令人惊讶的是,在自学的进程中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贤涛公竟获得太学生衔头;练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当上了为贫苦大众謄写状纸的驳脚主文先生(律师)。而《云步李氏宗谱》的出版藏匿着他的心血与贡献;《地理千金赋详解》一书则是其风水学上的杰作;晚年写下的几篇诗联歌赋与风水论文,更刊登于《宾霞丛录》中。因此在文化这一范畴上,贤涛公的个人成就是骄人的,难怪其次女鸾凤,曾绘声绘色地描述当年的父亲───以自豪的神气讲述自己的〝威水史〞,启发儿孙积极求进。

        贤涛公从青年时代起已经对宗族事务倾注了无数心血,在其奔波筹建的联翁祠落成后,他是第一个看守祠堂的人,因而食住于祠堂。婚后,〝一对穷家儿女沒有被贫困难倒,反而互相勉励〞(六男辉若语),从时间排列中得知,贤涛公有几个儿女应该在祠堂边玩耍长大,直至长子结婚前才在偶然的机会中得到一块已打好基础的宅地,方筑室李五曰堂,真正有了自己的家。期间在协助族人往来祠堂的虔诚拜祭中,贤涛公遂渐熟悉了各种礼仪活动,为日后成为宗族事务的出色主理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钻研风水学的过程中又曾与人合股开过腊味铺,这可能是解决子女就读的开支来源。在其超凡的毅力下,或许又凭着自己的聪颖悟出了几个灵验秘方,济世助人,治好了几种疑难杂症,从而声誉宗族,这大概就是其长子李钦所说的〝曾当过黄六医生〞的原意吧。

        贤涛公〝晚年专看风水〞(李钦语),其后经历了会城与香港的沦陷,因而在寄居九龙宾霞洞时写下〝世界乱离无净土,幸逢古洞曳长笻〞的诗句,道出了其在最后岁月的心声。

                                                                                                 鸿炜拟于2005年7月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寿南先生六十寿序译文      (注:寿南即贤涛別字)

        人生到了大寿之年,常以酒宴来庆贺,又总是以富贵为标准考究一生。连番奉承的祝颂场面和堆叠案前的各种礼品,便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题。那些获得一官半职的人不往往夸大自身地位,依附权贵名流,并以此光耀门楣作为社交的本钱,这是世上普遍存在的不良风气。行世义侠多出自屠狗之辈(此典故喻能人藏于民间),疆场老骥未必能驾御盐车(喻不可存短视之见  用人要适当),有识志士须经盘错磨练方得以成材,正如玉石没有悉心雕琢,又怎会成器!若使仕途有福,就得像蠖虫那样,能屈能伸,经受风雨。要想儿子聪颖、妇人贤惠、亲人的事业如歌舞般光彩示人,就需要添油蘸墨的培养,待到结出丰硕成果时,才足以跻身大雅之堂,在唐山乐曲中笑语举杯。如此福气,我又何尝不是和世人一样引颈期盼呢!

        寿南先生则随遇而安,在六十年的人生历程中,何作一切无愧苍天。据了解先生出身寒微,但有清亷的德行,少年怀有大志,灵活而不受束缚。曾应该读武科,因技逊一筹而择弃学之路,旋转习并精通了青乌朮。厚葬的先世坟茔因年久失修而杂草丛生,为慰先灵,多次择日祭祀后才动工修整先人长眠之地,直到事情办妥后方稍觉心安。各处山丘田垄均藏自己的形气,远祖宗庙则是思源奉拜之地,系属子孙皆有尽其忠孝,遵循宗法的义务。先生自1894-1904十年间,诵芬、瑞滋、允成三祖祠接续营建,一切修费争讼或祭祀礼仪等大小事务都由先上落跟进,艰苦缔造,直到完成为止。至于在祖坟界地内僭葬建碉等侵穴行为,亦多由先生出面调停维护,据理上诉,终得勒其迁毁,收回坟地、墓道之益。最忠勇虎胆之事应为保存长生会款,发现奸诈行为捉拿制伏,全力杜绝妄图渔利之事。那些吞款者以重金贿赂,乞求拖数,然而先生却扳起两颊,面斥不受,钱财终可璧马依然,珠还合浦,在城各界人士至今仍乐为传颂。先生象季布那样一诺千金,言而有信,更常充鲁仲连的角色,排解族内纠纷。对于公益事务则竞业勤恳,必尽其力之所能。故其办事果断、待人忠诚、处理各种政务有条不紊、与人交往以和为贵。致使那此道德肮脏、品行低劣的小人无话可说。

        本人过去曾接任于江门警厅,先生时常走访,从容交谈,因而深受教益。允成堂修谱局各人也时常往来,一门唱一和,气氛融合,其时先生任修谱局总采访,为得正确的世系知料,不畏艰苦、远涉水陆,所有舟车巨费均自掏腰包,而优美的景色却无时间去欣赏。我此后由于两次执掌文职小官,在风尘仆仆中久未往来。后闻先坐于水心亭筑起秀丽的居室,其时他调养得面颊红润、体康神健,如同竺芽茁壮,犹似玉树挺立于庭园中。闲时学那邵子游居,予以寄托;又习少游之方式桥段,调控身心。每到岁晚时节则与山客挚友,升酒慰劳,经常乐而忘返。你我彼此一样,因性情刚直而语不婉转,但在平庸幸福的生活中却求得与众不同的乐趣。今夏浴佛后一日刚好是先生六十寿辰佳期修谱局一班宗族兄弟共同商议,制作一个精致的饰物,刻止赞扬的词句,准备庄重地授系于身,以颂其功。各人并走访串连,嘱我撰文以宣传其优良品德。我文采不好,恐贻笑大方,但又难以推卸此责。我和先生相识很久,今又复知一切,他即聪明的嫡子明若及爱子老二,从夹着书包的中学时代开始已才华显露,名扬社会。如此有声誉的家庭又怎能不写几句歌颂其挺拔、正直的话,将其美德明告于人呢!先生一家人才济济,其优良风气定会延绵不断、方兴未艾。如今那流动性的职业已令我忙得不可开交,权衡利弊,他日有空也得穿草鞋,抓竹扙,相互探访,览游名胜,结山泽四友,步竹林七贤之后尘,抒发情怀,感受人生。待我花甲之时,再摆一次春宴桃筵以长叙天伦之乐。届时先生千万不要嫌弃拒我,定要与我结伴,永远同游。

       民国十八年初夏,前中山县长宗弟蟠拜撰并书,允成堂修谱局宗弟毓卿、月垣、子万、香介、卓生、次笙等敬祝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第一篇  峥嵘岁月 - 李鸿炜 - 天伦

                  登楼赋古体          古冈七十老人李贤涛  

        生逢世乱兮  遍地烽烟  胡骑纵横乡国兮 丧我土田  适乐土而无从兮  奔走连年  思讬庇于他族兮  向此地以流连  居东山之道院兮  与佛有缘  登斯楼而兴叹兮  等离家之仲宣 

       有霞园主人兮  脱离俗务  洞辟宾霞兮  欲众生之普渡  建精舍三层兮  食必蔬素  有家归不得兮  于焉寄住  遥望家乡兮  但见暮云春树仰看天上之红霞兮  俯瞰海中之白鹭  览太平山洋楼兮  星罗棋布  望鲤鱼门之海口兮  吞云吐雾  观飞机之升空兮  同入云之孤鹜  见汽车之行陆兮  捷遇犬之狡兔  叹长日而无聊兮 胸郁结其谁诉  九龙为我土地兮  原隶属于粤东  已租借于異帮兮  海陆交通  市场日见繁盛兮  民物滋丰  既百货之云集兮  又万国之融和  华商向重国碎兮  士子已习欧风  所见多碧眼紫须兮  极望更海阔而天空  诚商埠之良兮  亦军港之雄  虽询美而非吾有兮  乃靦然而作寓公  下楼而归寢兮  抱幽恨之无穷 

        已矣哉  秋风起兮秋叶飞  夏日长兮夏草肥  物已极兮必反  客子行行久不归    (1939.4)        

      上图:一九三九年秋  李公贤涛在香港九龙宾霞洞天台上留影时年七十岁(照片为四房珍藏)

                                                                                                                                                                                                                                       

                         敬和耆英会七律步原韵           霞静山人李贤涛

                                    其一            

             会昌九老记去冬   今夏耆英偶又逢   共想歺芝腴道貌   相携采药访仙踪

             鬚眉皓白如癯鹤   扙履追陪到九龙   世界乱离无剩土   幸逢古洞曳长笻                                  

                                   其二 

             生逢国难命难知   且读先生绝妙词   同效拾遗诗代史   谁知曲逆计能奇

             自应对酒饶清兴   莫以伤离灭美姿   愧乏江郎五色筆   俚词奉和夜读时

                                                                                          (1940)

  评论这张
 
阅读(5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