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伦

谱蝶.文学.影集.拾趣.笔录

 
 
 

日志

 
 
关于我

以十年时间的探索,写下《缅怀》《东山宾霞》《李五曰堂》《李五曰堂四房家谱》《七堡李》等家族谱本,现正在网上编写《云步天地》一书,目的是收集云步宗族资料,志在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欢迎有兴趣的栋祖三房裔子在此平台占上一席,报导自己的家族发展史,以掀共同探讨,共同分享之热潮。 《天伦》网页是本人的探索初阶,稿件随时更正,故只作公开参阅,未经允许不得翻印转载,以免谬种流传,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筋坑蝴蝶祖妣墓  

2013-01-15 19:37:12|  分类: 云步天地.佁祖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筋坑蝴蝶祖妣墓  

 

壬辰七月初八 与谱友海叔茶聚于会城新陶陶居,杯语之间,我提及错失数次机会未能亲祭栋祖妣之墓,不知怎解,此话一出,竟挑起了海叔热情好客之筋,指击茶台,马上结帐,随即备上祭品,驱车台山。近十年的夙愿,眼看又即将实现了!   

经两小时车程,车抵台山白沙镇筋竹坑良边村,放眼四看,全是低矮的丘陵小山包。背向良边村,正面就是蝴蝶山,相连的右则是李姓税山,是为佁妣姚氏及诸祖陪葬坟之墓地,贤涛公等允成堂父老上诉得直 — 累及十年的谭姓僭葬建碉事就发生在此山。远观左右两山,宛如一只展翅的大蝴蝶。

筋坑蝴蝶祖妣墓 - 李鸿炜 - 天伦

                            云集台山筋竹坑良边村的祭祖队伍              摄于2012.10.28 

 

筋坑蝴蝶祖妣墓 - 李鸿炜 - 天伦

                              栋佁两祖妣墓位于良边对面的蝴蝶山山脚       2012.10.28 

 

筋坑蝴蝶祖妣墓 - 李鸿炜 - 天伦

                         照片左侧为蝴蝶祖妣山  右侧为李姓完稅的佁派祖山      2012.10.28

 

在良边村穿过田间,便抵蝴蝶山,两者相距约三百米,左转数丈,拨开草丛,登山十来步,即见佁妣禤氏墓碑,如此快捷,没有枉费一步,似有祖妣显灵引路之感。此碑左上方相距丈余便是栋祖妣之墓。两墓今只立碑无坟身,碑有乾隆戊申(1788)重修字样。初葬时本是上为媳妇,下为婆婆,未知何年便有裔子认为那有婆墓在下,媳墓在上之理,认为有失尊卑,于是将两墓碑私自互为对调,成为今日婆上媳下的现状。未知当时有否将骸骨同时对调,否则仍是上祭媳妇,下祭婆婆。羊城《道全李公祠族谱》有如下记载: 

万历二十三年乙巳九月初三日 传贴各派祭筋竹坑禤氏太祖妣山 长侃次侚子孫争祭上穴圈后追族谱读佁翁遗嘱明白所以无争 道全翁正有先见之明也

道全遗嘱曰 营葬大典也 前与两兄供职在朝 不暇讲堪舆之事 独予承乏天台知县六年即退休终养 日随地师遍历远近名山 以卜牛眠地 适內子禤氏病故 遂葬于新宁筋竹坑双飞蝴蝶形上穴 后缘母禤氏太夫人又丧 日久不得吉地 故並葬于本山下一穴同坐同向 虽有尊卑之分 次序未妥 实先葬妻后葬母 势难转移也 诚恐后世长二两房子孙谓余妻为陪葬妄思 亦陪葬于左右不知 人虽极无良 岂有以妻陪葬在上而母反葬在下乎一辩自明矣 特嘱尔等 俾后世子孙共知予心也(注 上行首 按佛山李永曦供本更正为妄思 原照忘恩无解) 

明代子孙争祭,事后皆明道理。后世却违背史实,私掘祖坟,强行调碑,惊动了先人,可谓大罪矣。佁祖预知的事竟然真的发生,故调碑者此举实属不智的鲁莽行为。

 

         蝴蝶祭见闻 - 李鸿炜 - 天伦

  

蝴蝶山虽高不及百米,但前景田开阔,良边村后的小包山层层排叠如门,形成一条宛如宽带的轴线,过案台直通矇眬的尖峰,是为墓图所注的文笔(下见墓图)

蝴蝶祭见闻 - 李鸿炜 - 天伦
 

 祭后回到良边村,站在树荫下凝望着展翅欲飞的大蝴蝶,思绪万千……幸九十年后能亲历祖父贤涛当年在此调解奔波之地,他那倾心族务的身影仿佛就在山前飘动……

心潮未伏,旁边的老人在海叔的追问下讲述一个有趣的传說:

话說佁祖缷职在家颐养后,跟随风水师遍寻山穴,以备后事。一日佁祖巡山归家,心情很是不妙,孙叫不应、妻问不睬,独自进房,瘫仰在床,整天茶饭不思……

媳妇是一个既勤劳又善于观察之人,发现老爷经常随风水师进山,且近来天天都是同一路线。有一天乘闲上山打柴,发现有两处地方新旧蔗渣特別多,思疑是老爷与风水师常到之地,为让老爷下次到来能座在纾适的环境中谈论大事,于是将新旧蔗渣清理成堆,此举却好心成了坏事。第二天,老爷照例巡山,嚇见蔗渣堆,即气得半死,因而出现了瘫仰在床的一幕。还是媳妇心细,问长问短,询问是否进山遇上不快事,此话点中心结,〝哑巴〞豁然开了口,大叹辛苦寻得的山穴竟被无良之人霸占了……话未說完,惹得媳妇封嘴大笑,老爷莫明其妙。当媳妇和盘托出后,佁祖得知蔗渣堆并非别人的号认记物,高兴得眉飞色舞,弄袖拍腿,猶如咸鱼翻生般冲出大厅,顿时胃口大开…… 

当年风水师可能預测到有未知而难解的结,故在穴位上苦思数天,食得遍地蔗渣都未能点穴成功。然而后事难料,两个蔗渣堆竟完滿地先后成了佁祖妻子与母亲的安息地。从故事情节来看,传說是可信的。从环境观察来看,当年栋祖死后,佁祖母子的迁徙是因冈州城区狭隘、不便耕作。今到此地,田野开阔,心旷神怡,正乎合祖妣的意愿,筋竹坑良边村就这样成了佁祖母子的迁徙目的地?侃祖四世学诗因弟幼殤而从云步避迁母居地的分街村就是今日的良边村?寡妇苏氏就是从这里抱着六世帝祐投靠到七堡的。

蝴蝶祭见闻 - 李鸿炜 - 天伦

 良边村有一简陋的璋翁李公祠,是为子杰公随祖母入居筋竹坑后,其三子璋公及后人,据說至今仍承传子杰公为太婆守墓与祭祀之责,故今日的筋竹坑仍是侚佁两祖后人同居之地。

      祭祀之余,深感筋竹坑仍有很多秘事等待深探。

      云步裕派李鸿炜2012.8.27初稿 10.30二稿




筋坑蝴蝶史事多 - 李鸿炜 - 天伦
   

蝴蝶祭见闻 - 李鸿炜 - 天伦

      
                      : 光绪年间已有资料记载佁妣姚氏葬于 独冈白象寺前,据說至今仍未发现此穴。   
                                  本图所记会否是寻穴新据   编者


:禤太夫人墓坐台山城西筋竹坑,土名反翼蝴蝶。该墓左边來龙处,向竖有石界址十余以为分界。讵近十余年屡被左鄰谭姓潜行毁灭,迨民国七年公议,为保墓计须禀承山稅,经由毓华、家俊、启奎诸宗长在财政厅沙田处,报承左边坦地相连二垢,该下则稅四十六亩二分八厘,厅颁承字第五十一号执照菅业,不料民国十三年又被谭姓侵地,建筑碉楼于坟场,大有妨碍公举。贤涛、璇文、维衍等控追勒迁,幸蒙前省长廖批准拆碉还地,饬县执行,讼始得直,本祖妣坟与陪葬诸祖坟均得相安,因补绘始迁祖考妣坟形于谱,并识此穴保菅原委。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