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伦

谱蝶.文学.影集.拾趣.笔录

 
 
 

日志

 
 
关于我

以十年时间的探索,写下《缅怀》《东山宾霞》《李五曰堂》《李五曰堂四房家谱》《七堡李》等家族谱本,现正在网上编写《云步天地》一书,目的是收集云步宗族资料,志在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欢迎有兴趣的栋祖三房裔子在此平台占上一席,报导自己的家族发展史,以掀共同探讨,共同分享之热潮。 《天伦》网页是本人的探索初阶,稿件随时更正,故只作公开参阅,未经允许不得翻印转载,以免谬种流传,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2013-01-18 21:34:29|  分类: 云步天地.探讨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读雍正己酉云步谱心得之一

    2001年修辑李五曰堂家谱时,本以为雍正己酉谱可能失传了,但近月有幸连续查阅了两个重抄版本,一个是从新会云步发现由圣严手抄并加工过的版本;另一个是在中山东凤发现的瓞生重摹本。是为晓亭公(讳起字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李鸿炜 - 天伦贤振)的写作班子,于光绪32年丙午岁,对雍正己酉旧谱重新增补校正的版本,是为允成堂云步谱所据的蓝本,故有较高的参考价值。最可惜的是,后者人们只知是古本,却不知是珍贵难得的雍正旧谱,以至耽误了一年半时间才能到手查阅。两摹本字迹端庄秀丽,墨迹晶茔润泽,仿佛仍在飘香,但均未注明抄写时间。古谱重新现世,喜极心情可想而知。今从允成堂谱未转载部份取得新知,从而在思维探索上有了新路向,新判断。今將阅后心得分记如下,与族人分享探讨。

 


晓亭公是否两修雍正谱      

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李鸿炜 - 天伦
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李鸿炜 - 天伦

 允成堂云步谱于列传谱內记载了晓亭公是〝康熙甲午1714副魁雍正己酉岁1729总纂云步谱〞,七载告成时应是乾隆元年了1736。晓亭公在其〝重修家谱自序〞中內文记丙午正云步谱,封面及內文注脚均压上〝光緒〞字样。然而允成堂谱只按內文转載,故无〝光緒〞注记,重而造成推算错误。现实中雍正后有三个〝丙午〞年:1.  乾隆5117862.  26 18463.  光绪321906。  

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李鸿炜 - 天伦

 晓亭公1729年首次修谱至宣统己酉夏(1909)二修脫稿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李鸿炜 - 天伦,两者280年,若是二十岁得中副魁,那么晓亭公历经清代九帝,达300岁命了,真有如此长寿吗?传记自序都是同名、同字、号,同 为云步22世孙,各时间均无质疑,事实上晓公又是两度修谱,究竟谱记错在那里实件毫无头绪费解事。
 


联翁族群非唐室世系所出 

唐室出自赵郡李氏  从《中华姓氏通书.李姓》一书所记得知,唐室先祖李熙原是赵郡李氏疏宗,中仕后夭折,其孙父子参与北魏元愉之逆,子处宮刑,家族外逃避祸,遂冒称陇西李氏。后李渊显赫得国建唐,子孙为避前耻,伪称是西凉国君李歆嫡裔(见陇西李氏谱系表)。因长期模糊于世,以至大多谱本都认为李世民是我直系先祖。查冒认世系,唐室实是西涼开国皇帝李暠所出,而我栋祖三派则是京兆房李嵩所出。民间將〝暠〞〝嵩〞二字混淆了。李暠与李嵩两大宗派的共同远祖可上溯至得姓45世祖李雍。 

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李鸿炜 - 天伦
 

 栋翁非唐室之裔  雍正己酉谱有两处记录〝栋翁是唐室忠武王源之后〞与上段〝唐室出自赵郡李氏〞所记不相符,民间九成误抄谱本也恐是出自此记,这是联翁简历被误接所至。右照有如下之误:

 1. 唐室忠武王源与联翁次子源(凌江)混淆;

2. 据安政翁33世裔孙所记,安政翁非唐室所出,是吉安人非河南人,是为雍正谱前已將联翁夫妇生卒错接所至;

3.据小冈抄本所记,河南开封府汴梁县是陈鼎公居地;

4.文字串接表述出错,造成联翁是安政翁之子。

羊城《道全李公祠族谱》,將右照內容简化为〝联翁安政翁长子也〞,如此无头定论,其节录水平的确高超,佩服!佩服!后世知误,纂改稿成形于民初;李盈蟠先生费尽心血据误本绘成简图,解放后万树堂編印成《广东李氏谱系》回流內地,形成难以收拾的世纪大错;三级接力传播者便是2006年南雄《李氏大宗词.创刋号》。无心之失,愚弄了后世,误导的影响力无可估量。

                                                                                                             

栋翁南迁异說剖析 

李香介的《南雄来历考》以〝五可疑,三可信〞论述栋翁的迁徙。新现世的雍正己酉谱也有《南雄来历考》,但哓亭公將不同观点罗列,让后世自行评說。详阅其谱所列,发现各论者皆有错误,这与编者对历史研究的深浅、研究资料的广度、及认识事物需要一定过程所造成,任何人都无法避免丝毫不错。问题是引用者能否剔其文章误点,吸其章节精华。人云亦云、依样画葫芦者,便会误传后世。今按迁徙论点,提出自己的看法,以配合〝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的设栏宗旨。

 

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李鸿炜 - 天伦

 建炎南迁之說  北宋末靖康二年1127即南宋建炎元年),金兵攻下汴京(今河南开封)北宋灭亡。正遭追杀的皇族成员,残喘南逃。时勤劳皇室的栋翁,眼见四周战火焚荒之地,不忍军,遂命三子奉母南迁广州,继迁新会……是为北宋未年南迁之說

北宋未年南迁另一說:〝靖康二年,金源炽乱,栋翁与氏隨营而渡,居于庾岭珠玑里沙水村,未几绍兴二年1132迁至羊城,复徙古冈州云云〞。

以上二說,前者是从河南直迁广州,不及后者先迁南雄,后迁广州之记录合理。前者可能文字压缩不当而变得直接迁徙,后者却道出了真正的迁徒时间,此记之意是栋翁五十五岁解甲南迁粵北。

据史书载:建炎元年5月侥幸生还的宋高宗哭祭〝北狩〞的皇父皇兄后,在河南商丘建立南宋。建炎三年(己酉1129朝庭內乱高宗被劫,惊魂未定的高宗,四月复位后被金兵穷追猛打,建康失守,狼狈南渡长江,避难舟山岛,从而出现了两宫分窜之事……八月幸赖岳飞等击退金兵,建炎四年迎孟后于虔州……,高宗欲图不迎太后者,南雄居民闻之迁徙殆尽。此记与北宋末之說相差仅两年,皆属建炎之迁。

史书又载:绍兴十一年,宋金开始议和谈判(即11414月绍兴议和),次年秦桧以〝莫须有〞之罪加害岳飞父子,屈辱协议随即达成。

两史载足见主战的栋翁〝见事不可为解兵柄南迁的原因。也就是香介君后来认为绍兴中叶〞迁抵新会的理据是为南宋初栋翁迁徙背景。与桂香堂谱所记乾道二年(己酉1166迁中步巷,两者相差34年,实是居住流溪里及中步巷的时间。建炎迁徙之說,前者与栋翁80去逝相匹配,后者史实详尽,符合〝南渡〞本意,恰巧是上述〝文字压缩不当而变得直接迁徙〞的反证注释。故在《栋翁迁徙新解》一节合而用之。

 

高第街变产之說   栋翁由南雄府保昌县珠玑里,携眷与弟棕翁一起迁广郡高第街居住,后事已定,棕兄弟返南雄变卖所有,回广途中病逝,棕翁扶柩归葬石狗岭。

此记是从广州往南雄变产,按此时间推算,栋翁死时才56岁,与八十而卒10871167相差甚远。再者那有住于广州,随即死葬新会之理, 栋翁应是从新会往南雄变产。死后,古人有守灵奉祀的习惯,故三年守陵结束后,兄弟三人奉母回中步巷之說是合理的,何时再分居各地,不得而知


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李鸿炜 - 天伦
古谱现世  获益良多 - 李鸿炜 - 天伦

  咸淳胡妃之說  按旧谱载宋度宗咸淳癸(度宗91273五月初三日自南雄迁来云步立业〞,注脚〝实跡侃翁之来也〞(见右照)此记,时间详尽,外似无可置疑,实质却是愚弄大错,民间九成谱本更套用亳不相关的胡妃事件。若按咸淳立业之說,侃侚佁三人在父亲死106年才分居三地了,可谓牛头马嘴不相符。 若按咸淳立业之說,侃侚佁三人在父亲死了106年才分居三地了,可谓牛头马嘴不相符。《新会市文献选编》转载的〝南宋咸淳年间(1265 – 1274),李姓先祖从南雄珠玑巷迁到新会云步〞之說,也是如出一辙。 

从手头资料核对得知,误记栋祖迁自咸淳暨胡妃事件的首推者是明代诗状元李江;次是康熙12年进士余玉成;三是康熙59年进士的李星如;四是云步14世端派若始公从之;五是元派晓亭公据侚佁两派所记不得以而存其說。名人之說,后世后疯传之,误世已五百年了,余毒未消。

 从上述得知,《陇西李氏谱系考》确是香介君呕心呖血之作,又查阅出大量生辰记录,综合分析了雍正谱所罗列的各种观点,写成《南雄来历考》,此文虽然与雍正谱罗列之文同名,但写作风格与文风各不相同,两者对照,思路大开,因而有〝获益良多〞的感慨。

 

  回头再简单陈述栋祖的迁徙情况:

   建炎三年(己酉1129我栋祖落籍南雄。

   绍兴二年1132栋祖命三子奉母迁羊城。

  绍兴十二年1142岳飞父子遇害,屈辱和议达成。                                                  

  栋祖见事不可为約57岁解甲与弟棕翁南下羊城,汇合家眷迁居番禺流溪里。

  绍兴11311162前后32年)中叶前迁抵会城中步巷。

  乾道三年1167,栋祖去逝。

  约乾道六年1170丧后回中步巷,继后侃侚佁分居云步、大冈、筋坑。

  乾道六年后至元末11701367相距197年,时为云步五至六世,恰好与七堡先祖〝皇元 六世祖考衍东李公墓〞(讳重裕)、〝皇明 七世祖考秩泉李公墓〞(讳帝祐)的碑刻朝代及世数记载完全相符(注:七堡古碑以栋祖为一世)。这样苏妣背着数月大的孤儿在元末避凶黃屋村的记载可无猜疑。

  时间与碑记皆匹配,建炎之迁清晣无疑,咸淳之說则制造了百年空白史。 

  

 自明中叶修辑云步谱以来,众说纷纭,前世无定论,酿成臆造误抄版本行世。此外雍正谱从未题及栋祖与 军队有关,香介君之文却有〝栋公勋阀〞〝分统偏师〞〝见事不可为乃解兵柄〞〝八十偏裨出入行间〞之字眼。未有证据之前,惟有按云步谱的记载是了。

是为查阅新现世的雍正己酉旧谱的感慨记录。纯属己見,仅供族人参考指点。

允成堂24传 李鸿炜拙记  2012.12.9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