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伦

谱蝶.文学.影集.拾趣.笔录

 
 
 

日志

 
 
关于我

以十年时间的探索,写下《缅怀》《东山宾霞》《李五曰堂》《李五曰堂四房家谱》《七堡李》等家族谱本,现正在网上编写《云步天地》一书,目的是收集云步宗族资料,志在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欢迎有兴趣的栋祖三房裔子在此平台占上一席,报导自己的家族发展史,以掀共同探讨,共同分享之热潮。 《天伦》网页是本人的探索初阶,稿件随时更正,故只作公开参阅,未经允许不得翻印转载,以免谬种流传,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  

2014-08-15 22:41:38|  分类: 云步天地.探讨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 
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 - 李鸿炜 - 天伦

 允成堂修谱局出版的云步宗谱是我族第一部全谱,从酝酿到出版历近二十年,内中对十二夫的记载,条理清晰,井然有序,从无异议。然而有不学无术者将允局对云步十派的大谱查说成是对他族〝大收编〞,更说彦夫是〝构想〞的〝幻想〞式的人物,这种闭着眼睛说瞎话的论调,犹如不负责任的嗡叫苍蝇,以污蔑的字眼,行羞辱的恶行,掩盖不了自已的无知与白痴。彦夫谱系的神秘难测,除了彦夫个人行为不检外,都是因亦山李江误接奇茂而造成了双溪、丽洞、云步三族五百年的大错乱,后世的臆测与胡编乱接,形成了各有正误,又无法梳理出属实版本的怪象,彦夫谱系有无限的神秘感就是由此而产生。

任何谱本自修辑之始,都有很多事情无法弄清,今人考究就更难以拿出确凿证据了,只能从蛛丝马迹中探索突破,以时间点作根基,用辩证推理法寻找真缔。下述是本人据手头资料,对彦夫谱系的误点进行拆解的初步分析,供族人参考论证。 

彦夫两妻的探识  彦夫是因获元乡贡士而中举入仕高州,今各谱皆记〝往〞任途中,路经迳口,娶妻卢氏。而允局列传谱及五世总系则记彦夫〝住高州配室黄氏〞,此记显然是说彦夫在高州娶正室黄氏,而非从云步娶黄氏后经迳口到高州。由于允局编辑无法从原居地罗江的采访资料中找到明确答案,只好续后补上路经迳口娶妻卢氏的字句,文中未作定论,留下了悬念。

彦夫是蒙宋时代人,罗江谱明确记载彦夫在宦途中抵迳口,娶卢氏立村是在元朝至元27年(1290),距忽必烈改〝蒙〞为〝元〞已19年了。严格来说,上任途中,不能说作〝宦途〞,否则彦夫就成了沾花惹草,数年不上任的无赖了,且北上迳口往粤西,如此绕道上任也是不合理的。因此彦夫是元初高州当官,后在迳口立村。事实上云步祖地也未发现有彦夫后裔的记载,反证允局谱〝住〞高州娶配室的记载是正确的,黄为正室卢为妾无疑。罗江谱据载不清,以至后世各谱皆抄录含糊。

逻辑错误之反证  据载奇茂实是淳化年间迁抵新州双溪。而明代清所公考证明确记载彦裔〝缀籍新州诞出双桥东村〞。此处出现北宋至元初之时间差,两者迁徙相距280年,一前一后的迁徙,全无挂勾的基础,无迹象表明是与奇茂同族的。也就是说,后抵的彦裔必须提前280年出生,其世系才能在时空上与茂裔对等含接。若强行接驳,看似合理,其世系实是空隔九代人。明眼人一看便知开平长沙版记彦夫即奇茂是荒谬的,这种缺乏先决条件的含接,实是久居而友好,友好而混接的结果。反证李江判接奇茂是无理据的,双溪版将茂彦两派混接也是胡编凑合的。这是十分简单的逻辑反证,这样的时间差,连小学生都能算出来的减法公式。这与外族侄孙不能跨越自已,上接自身祖父的道理是一样的,跨越空缺就是时间差,就是无法含接的间隔时空。然而名人效应却遮蔽了人们的眼睛,李江的〝上传疑也〞,实是奇茂〝下传信也〞之五代时空,五世起是含接不上的百余年真空期。

清所公指明诞出的双桥东村才是彦裔居地,并说〝支派颇多,已归云步祭山〞,这里明说是侃祖之裔。李江只凭〝遗券〞就轻率地接驳到奇茂一族,导至双溪编谱时也顺手牵羊拉丽洞归为奇茂族。李江前后虽有文胆题及奇茂事,但其不及李江定调〝上传疑也,下传信也〞的影响力,如此定调俨若给后世带上了沉重的枷锁,无法伸展,无法走出混乱的困局。由于横街等族谱主笔也拍李江马屁,李江成为天上有地下无的圣人,从而魚眼当珍珠,愚弄了后世五百年。造成古今皆无法收拾的三派大乱局,李江就是乱局的祸根。

彦裔东村出丽洞 《井骨李氏族谱记》载 :其祖徙于南雄,祷于南海,而至新州,居于东村,分于丽洞,因立洪圣祠。这段记载表明:1. 〝南雄〞与栋祖吻合,2.〝南海〞应指佛山南海与失踪的棕翁去向吻合,3. 〝东村〞与清所公记载的彦夫吻合,4. 丽洞立洪圣祠,柱记松年与联翁吻合。这是井骨李氏按民间传说串接成的迁徙路线。若从现今考证得出结论来看,除棕翁有混接未确外,其余史实是铁证无疑的,丽洞确属联翁(号松年)族裔。这里的东村及洪圣祠涉及丽洞李的初史。既然误接奇茂,丽洞就应是彦夫正室黄氏所出,也就是从彦裔东村分出,绝非奇茂之裔了。〝祖爱山林茂密而开基〞是抄集奇茂的美好意愿,是作者的意识表白,代表不了其意识是正确的。奇茂来历不明,时空不同,那有同族之基础?李江修谱明知自已是丽洞人,却无端投胎于奇茂,其效果就是乱世,如此糊涂与诗圣身份毫不相称,只有〝缀籍新州诞出双桥东村〞才是丽洞人的归宿,这与井骨谱〝居东村分丽洞〞是吻合的。

国朝定鼎的分解  考证必须从蛛丝马迹中突破,〝国朝定鼎抵丽洞〞是发现李江错接的关键时间点,找到了突破点,就必须围绕这基点而铺展探究,这是分析拆解的基本规律。从大局迁徙过程来看,若南宋抵丽洞不合理,再理解为明代抵丽洞,其时间差就有更大的误区,如此丽洞祖就要历经宋元明四朝迁徒,岂不更荒谬吗?反证李江的〝国朝定鼎〞错用了字眼。单从字眼表面理解是缺乏全局观思唯,代表不了时空含接准确性。时间差距愈大就更证明错接因素愈大,证明双溪谱误接的真空期愈长。偏激理解只能是走歪路、误大事、生事端。今高明宗亲三访寻觅,提供了迳口罗江谱,并导引编者二次重访,从彦夫迳口立村时间得出,抵丽洞时间应是南宋临安沦陷前够为合理。

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 - 李鸿炜 - 天伦

 梦罴归属之辩证

 
据民国37年猷龙里《慎远堂家谱》所记得知,梦罴入祀广州铎泽二翁祠。铎、泽是彦夫之祖。神主牌记梦罴是六世,并注明是〝彦夫  丽洞派〞,此记六世梦罴即五世彦夫儿子也。上文说过〝云步祖地未发现有彦夫后裔的记载〞,故只有出于双桥东村的丽洞人入主铎泽祠才能对上号。换言之,丽洞入主铎泽祠的梦罴非奇茂之梦罴。然而原居地迳口罗冈谱及允局云步谱均无梦罴字眼。此位置正是彦夫正室黄氏所出的二房显德,这样奇茂梦罴(北宋人)与祀祠梦罴(元初人)相互出现了上文所说的百余年时间差,也就是说允局谱接梦罴是无疑的,双溪谱接梦罴则出现百余年的真空期,这就证明双溪谱刻意将不同时空的两派混接李江误接奇茂其族才出现有梦罴,故后世以梦罴之名入主铎泽祠,实际是显德祀铎泽二翁也。

今再从奇茂网页发出的梦罴墓照得到启示: 其碑是乾隆11年重修,碑文中行大字套刻上〝始祖  考梦罴翁李公  妣黄氏大安人  坟〞字样,有明显的旧字重叠现象,上款更有明显的打磨痕迹,其后再重刻与通用碑文不相称的〝金坑獨脚魔王〞六字。从地理位置及墓碑所在地,对照〝金坑〞二字得知,碑上重刻的〝始祖〞,应是后人刻意更改的。从完好如初的下款得知,他们是承认丽洞出新会芦霞等四大分支。这个〝新会分支〞只有云步侃祖才能对上号。他们既要接驳来历不明的奇茂梦罴,又离不开千丝万缕的侃祖,中间隔着一个颇大的真空误区,却标榜自家版本清晰,这不是自欺欺人吗?碑文的改写充分表露了他们的矛盾心态。丽洞的所谓梦罴实是狸猫换太子式的强接,与祀祠的梦罴都是因李江错接奇茂而误世的。

 

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 - 李鸿炜 - 天伦

梦罴墓照显示是乾隆拾壹年重修。碑文中行大字及上款有明显的打磨套刻痕迹,下款如初,上款重刻与通用碑文不相称的金坑獨脚魔王六字,编者认为,是实情的写照,是内部派系的磨擦,隐藏着未有现世的神秘事件。

 

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 - 李鸿炜 - 天伦

 

    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 - 李鸿炜 - 天伦

  

彦派大局已明朗  上述已弄清彦夫是从云步入仕高州,裔缀新州东村,复分丽洞,支出芦霞、泗冲、横街、横冲四派,这里明说丽洞属侃祖所出,从石步迁来是无疑的,然而横街谱说〝…断无庸附会为侃翁后也〞显然是后世文胆崇拜李江而拍出了臭马屁!名人效应及胡乱接驳是长期难以理顺彦谱的主因。廉江旧地朗谱有奇茂是雁川之孙(即佁祖四世)的记载,这样南北两宋皆有奇茂,谁是真奇茂,读者自析是了。

综前各文查证得出:1.奇茂的儿孙与云步无关;2.丽洞彦裔为侃祖支系;3.丽洞彦裔无梦罴;4.芦霞解元非李江所出。此四点明朗了,彦派谱系遂大局已定,小局误差只待允局彦谱第四卷重新面世予以补缺理顺罢了。若排除李江的误接,允局谱纳丽洞拒奇茂的编辑路向便玲珑浮现,是合符情理的,是货真价实的。我们怎能相信粗劣的双溪版本而不信服具有强势班底的允局云步谱呢?有理性者必然自明!奇茂若是南宋人,归入失踪的棕翁是顺理成章的。然而奇茂、棕翁非我云步族裔,奇茂是否等同棕翁,奇茂淳化来历是否真确,不再是云步宗族的讨论范围,有待其族自行分解与理顺。

李江的反思告诫  俗语说〝圣人都有错〞,李江当年因兵燹,手无凭据,误判〝上传疑也…〞不足为怪,然而近千年来的联翁(号松年)考证早已明确无疑,江翁之裔至今仍老生常淡,坐井观天,不思进取,适应不了时势所趋。李江在文学上标青立异,但在逻辑数学上却是失分的,诗圣以一己之愿在时间差上犯错既误了丽洞谱,又是误记栋祖咸淳迁徒的首推者,近查又将芦霞解元纳为己出李江三错误两谱,害人不浅,怎能胡说云步〝高攀李江〞!怎能诬蔑允局对他族〝大收编〞呢!如此偏激的感情用事,是蛮横的胡闹,非理性讨论也!然而李江在遗书中,告诫后人必须记住〝松年〞,证明其晚年已渐有悔悟,可惜其裔只抱着〝上存疑也〞当圣旨,却废弃了临终〝告诫〞。五百年了,江裔至今仍既不认祖,更拒归宗,却醉心于独立王国,伤透了江翁之苦心,孰是可悲。愿既无理性又不敢署名的嗡叫苍蝇,走出粪坑上青天,见识世界,吐故纳新,不要再被谬似聪明的论调所误。既然自认〝景山就是彦夫〞,就需拿出勇气,昂首挺胸,回归彦派队伍!

你看,红日东升,彦祖正在招手,乖孙!回头是岸呀!不要再无理胡闹了!

 

    上述拆解实是《彦派谱系探究附件》的补充说明。大局弄清了,小局才有条件理顺。只要细致深探,相信还有很多迹象证明非茂裔的丽洞李氏属于彦派,出自侃祖。因资料有限,拆解还未透彻,是否得族人接纳,见仁见智。如有差错,留作后世评说。雍正己酉谱罗列了历届谱本的误点,造就了香介君两篇著名史论的诞生是值得借鉴的。

本文古谱寻觅李伟贤 资料查找李潮勇  云步裔孙李鸿炜 2014.7.27拟 8.15第三稿上网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