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伦

谱蝶.文学.影集.拾趣.笔录

 
 
 

日志

 
 
关于我

以十年时间的探索,写下《缅怀》《东山宾霞》《李五曰堂》《李五曰堂四房家谱》《七堡李》等家族谱本,现正在网上编写《云步天地》一书,目的是收集云步宗族资料,志在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欢迎有兴趣的栋祖三房裔子在此平台占上一席,报导自己的家族发展史,以掀共同探讨,共同分享之热潮。 《天伦》网页是本人的探索初阶,稿件随时更正,故只作公开参阅,未经允许不得翻印转载,以免谬种流传,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獨脚魔王的猜想  

2014-08-24 21:55:25|  分类: 云步天地.探讨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獨脚魔王的猜想 

獨脚魔王的猜想 - 李鸿炜 - 天伦

 未达境界就不会有认识的新飞跃,故在《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一文中,留下了拆解还未透彻的伏笔。然而数百年的错误,靠一两篇文章的纳喊是无法分解透彻的,只能在分点探索的归纳中求取大局的新知。彦派谱系的错乱实是双溪版本混接所误导的,换言之是诗圣李江误接奇茂,及允局彦派谱本未重见天日而造成的模糊乱局。梦罴的记载复杂而混乱,成了茂彦两派的焦点人物,〝金坑獨脚魔王〞的出现,更使乱局添上妖雾迷离的神秘披肩。要拨开迷雾见青天,还得先从丽洞与梦罴的纠葛中开解:

显德是丽洞开村祖 在《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中,曾题及丽洞人以梦罴之名入主广州铎泽二翁祠,在灵牌中,此位置就是茂彦两派同记的显德。然而这个六世梦罴是与五世的父亲彦夫一起入祀铎泽祠的(祠在广州德政路担捍巷12号 无记建祠时间),故相同位置的六世显德不可能等同灵牌上的六世梦罴,其因:

1. 双溪谱记五世梦罴与六世显德是父子,灵牌上六世梦罴则是五世彦夫之子,这里显示两个梦罴相差一世,从奇茂谱梦熊金榜中举于1163年得知,前者南宋人,后者元代人,世代差与时空差,断定此位的六世显德与灵牌的六世梦罴不是同一人物,故此显德非梦罴也。显德是独立存在的。 

2. 亦山李江误接奇茂,其族才出现有梦罴,丽洞后世才有梦罴入祀铎泽祠之误。他们既要上接来历不明的奇茂,又要入祀侃派彦祖的铎泽二翁祠,岂不怪载,灵牌上的梦罴实是李江误接奇茂而使丽洞诞出的六世怪胎,显德才是真正入祀之人

然而这个怪胎梦罴与其墓的碑文,仍引伸出下列情况需同时罗列弄清:

A 碑上重刻的〝金坑〞二字,若无认知错误,此梦罴应是奇茂地盘的真梦罴;

B 真梦罴是五世祖,乾隆拾壹年重修后,未知何年碑文原字被刻意复盖为〝始祖〞,有按李江之误而更改之嫌,既然〝其族无梦罴〞,重刻〝始祖〞的梦罴也是奇茂的;

C 墓碑下款无改动,显示只有侃祖才能对上号的新会分支,奇茂族是默认的,只是乱局中分不清真伪而拒认千丝万缕的侃祖罢了。上款经打磨重刻的〝金坑獨脚魔王〞是揭对方老底的龃咒与发泄,反证内中存在派系分岐的不和现象;

D 双溪谱表记五世〝梦罴迁开平丽洞村〞,按奇茂谱推算,梦罴是南宋人,这不是明说南宋迁丽洞吗?反证李江的国朝定鼎抵丽洞是认知错误,理解为明朝定鼎抵丽洞更是天真的狭隘思唯观。既然〝丽洞彦裔无梦罴〞,迁丽洞者应是奇茂的梦罴。

E 丽洞是从双桥东村分出,换言之东村是彦夫黄氏长房居地,裔出李江一族。上证〝丽洞彦裔无梦罴〞,那么黄氏二房显德才是元代丽洞开村祖,裔出芦霞等分支。生活在跨越南宋与元朝的彦夫才是东村与丽洞两派的始祖,反证李江在派系划分上又混淆出错。

事实上两次离家飘然至终的彦夫,是不可能带领族人迁徙丽洞的。然而这个彦夫却魔术般地被丽洞梦罴所替代,是为李江之误而诞出的五世怪胎——因为奇茂的真梦罴与丽洞的假梦罴存在四代人的时间差呀!两〝怪胎〞的出现,证明双溪版本是自欺欺人的愚弄〝杰作〞。〝金坑獨脚魔王〞的重刻,足证真假两派在归属问题上是存在磨擦的。后世饮了李江的迷魂汤,历代皆重表面的世系接驳忽视了相互时空的根基概念。 

丽洞的假梦罴与真彦夫的混接,不知费煞了多少修谱者的精力,现在看来,允局拒用梦罴字眼,其彦派谱系的条理性反无混乱感。综合前述,奇茂应自成一族与云步宗族无关李江接驳奇茂是错在时间差上丽洞的所谓梦罴实是狸猫换太子式的夺族强接。换言之谱系全在接驳卡口上出大错,不涉及各派自衍与婚葬记载。错误的实质是上传胡接下传夺族。大局弄清了,小误还需各派自行理顺。如此简单的时间差却愚弄后世500年,实是可悲至极。双溪谱误世已李江误两谱罪孽已阿弥陀佛

彦夫是梦罴可能性  既然上接奇茂是弥天大错,彦裔因时间差而无梦罴,但梦罴碑文上出现的〝獨脚魔王〞究竟是谁?这又引伸出真假梦罴与魔王归属的猜疑:

名字的推理  四世应庚过继二伯父铎翁后出九夫,彦夫为幼子,除恒夫原名为梦龙外,九夫皆字号失载,只有各夫的讳名存世。近从罗江谱中方得知彦夫号子乐。

古有黄帝继衰微的炎帝而起,统领以神兽熊、罴、貔、貅、豹、虎等命名的部族,挥舞雕、鹖、鹰、鸢等羽毛旗,擒蚩尤,败炎帝,凡五十五战而天下服的历史传说。那么应庚翁是否也学黄帝之样,为九个亲生儿子也以神兽命名呢?这与恒夫名梦龙是完全吻合的。若然果真如是,此梦罴就非奇茂裔的南宋梦罴了,更非丽洞的怪胎梦罴,而是跨越宋元时代的彦夫,这才是真正的彦夫名梦罴。〝三梦罴〞都是不同时期的同名人物,互不等同。然而推理性的彦夫名梦罴,其真实成数多高,合理比率多大,则读者自行判断是了,但两者是否相等不影响〝独脚魔王〞破解后的归属。

世事的推理  碑上〝始祖〞与〝金坑獨脚魔王〞的打磨重刻,不可能是无聊者的搞作,这是派系内部磨擦的反映,是鄙视对方的表白,隐藏着未有现世的复杂而又神秘的事件。回想彦夫当年是治安辑捕之首,带领强弓硬弩的队伍游动于山区,据此组织资料介绍,由于山高皇帝远,违章败俗的过失事时有发生。环境的恶劣,

獨脚魔王的猜想 - 李鸿炜 - 天伦职业的局限,造成彦夫长期放任自流的行事品格。故〝獨脚魔王〞的龃咒应有其事实存在的一面,完全可联想到彦夫是有条件独霸一方,成为不可一世的山大王的。而独脚的成因,编者再不敢漫无天际的联想下去,他的失踪,后世是无法知情的,即使知道点滴难以启齿的事,也不会入载族谱的。这是彦夫个人的神秘所在,其谱系的神秘则是后世胡编乱接所至。然而〝金坑〞若是奇茂地盘的,则彦夫一切黑锅及〝獨脚魔王〞的恶名就全推往奇茂族的真梦罴身上了。 笔者无能继续舞文弄墨,〝魔王〞归属,留待有兴趣的后世继续探讨吧。然而时空断定,南宋已死的金坑独脚魔王之恶名,应与或许未出生的元代彦夫无关。

本文实是《拆解神秘的彦派谱系》的姐妹篇。500年的愚弄,各派宗亲都需要自我提升,才有理性认识的新飞跃

允成堂24世李鸿炜 2014.8.18拟  2014.824定稿上网

  

                 清代重抄的遗传江书,告诫后人必须记住松年。

        显示李江晚年已渐有悔悟,族归联翁已成大势所趋。

 

  评论这张
 
阅读(5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