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伦

谱蝶.文学.影集.拾趣.笔录

 
 
 

日志

 
 
关于我

以十年时间的探索,写下《缅怀》《东山宾霞》《李五曰堂》《李五曰堂四房家谱》《七堡李》等家族谱本,现正在网上编写《云步天地》一书,目的是收集云步宗族资料,志在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欢迎有兴趣的栋祖三房裔子在此平台占上一席,报导自己的家族发展史,以掀共同探讨,共同分享之热潮。 《天伦》网页是本人的探索初阶,稿件随时更正,故只作公开参阅,未经允许不得翻印转载,以免谬种流传,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仕修生辰的连琐细节  

2015-05-28 14:25:54|  分类: 云步天地.侚祖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仕修生辰的连琐细节 

我族谱本在南宋至明初实是一个族史断层时代,很多事情前人都无法弄清。至明代中叶始修族谱,诗圣李江及桓派清所公是众多初修族谱的功臣之一。然而李江的无意错失,连累彦夫含冤五百年;清所公当年探访的据实记录,因讯息传播落后而不受重视,迳口彦裔更与世无争,外界知者甚少,至使各派谱本对彦夫裔子多以缺载。

岳飞遇害后,栋祖见事不可为,乃57岁解甲与棕翁一起南下,南宋绍兴中叶方抵新会中步巷,至棕翁扶兄柩归葬石狗岭,期间全程相隔达廿余年,内中奥秘难明,年老的棕翁能否抵达南海寻子也是一个迷。在明代双溪、鼎新、逢简修谱时,皆不知先祖是谁,三主命运不约而同,并巧合于同一时空,实属蹊跷。这时期仕修的出生时间是否准确,是决定各派归宗的方向,由此产生的连琐细节,在磨合中便带出了连串的拆解,棕裔去向之迷犹似初露的曙光冲天而出,带来了全局大顺的喜悦。

必须承认的异母兄弟  奇茂谱与逢简谱都有原始记录,但两者却有误与正的区别,前者多臆测窃合,以至时空大乱,无法置信。后者是佐修裔到逢简查访时,发现与仕修是异母兄弟,是为明代乾长的始修记录,经如星谱大量的生卒旁证,证实始祖仕修的辰忌是与历史时空咬合的,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拒之则如子不认父,孙不认祖,是方向性错误。这是审视后事发展的先决条件,否则离开前题的探讨是毫无意义的。

清溪此人无可疑  清溪是逢简与独树两谱系的焦点人物,其身世两谱系所记是清晰的,所缺的是清溪公为何抵顺德逢简地,此事没有作实的版本,如星公在《家谱序》也无记载,故只能用〝流落〞二字来表达,此缺与全局无太大影响。

清溪遭兵捕,清白后应是善侣的随从,失怙托身于善侣,实是权宜之计,闲时能掷骰行令之清溪,应是十余岁了,非善侣养大,称〝恩公〞较合适,但长子身份又属过继性质。然而世事难料,清溪异地立室后,于34岁新春时衣锦还乡,重遇30守节未嫁的童配郑氏,遂按俗例续娶完婚,一索而孕,正月观瞬便哇声落地。从逢简房清溪嫡孙乾长,及独树房清溪郑氏长子的出生时间倒算,再证仕修的生卒是完全符合历史时空的。乾长营葬四代之山,也反证清溪公原属侚房国泰裔。爷孙自认,外界能否认吗?乾长满肚文墨,处事圆滑,今日逢简,独树两房友好互访,乾长实是最大的功臣。复杂的事件与紧密的时空环环相扣,故清溪此人用不着猜疑。

两地儿子分属两派  清溪实是两地开族,各自发展,不宜混接一谱。正如泰夫族是由正夫裔过继一样,若正夫夺为己族,则泰夫一族就不存在了,应庚过继铎翁同样道理。不同的是清溪异族过继,乾长父子实非仕修与善侣的正统血脉,这才是内在复杂的原因,但不能否认乾长父子属仕修谱系,故清溪两地所出儿子分属两派,不可混接。

鼎新不该接驳铁山  光绪十七年,三水佐修裔到逢简查访前,鼎新逢简后人对于先祖的前尘世事全然不知,幸好独树如星公记载了清溪在顺德的活动情况。当年如星公仍有疑惑未解,今经逢简谱互证,事件与时空是吻合无疑的,但如星没有提及礼骄接驳铁山事。是清溪的归族使鼎新也误认自己同族于国泰,更将当时世系不详的铁山认作是唯一接驳口,从而不懂时空概念而犯了大忌 ——入错庙拜错神。各版在铁山款下加进其裔居南海事,此谬误就是来自鼎新的自乱阵脚,导至依样画葫芦版本行世。

矶头桥头两派族事  清溪之事,本与鼎新堡之矶头、桥头两派无关,因是异母兄弟才与台山独树拉上关系。仕修是栋翁死后七年才出生,晚于佐修十余年,50岁才开族逢简,故鼎新开族应在栋棕南雄变卖家产时,两者开族相隔近半世纪。

鼎新除犯了接驳铁山的原则错误外,还有以下自打嘴巴的误点:

1.  鼎新明版《谱引》载:〝宋南渡时有兄弟三人来此,一居香山龙眼,一居逢简高翔,居鼎新者是矶头一族〞。此记说明鼎新谱犯了两大错误,其一,清代废弃香山龙眼一派及兄弟三人抵南海的族源信息。其二,此记是以谦卑手法将行二的佐修压尾记叙,现代某些版本既废龙眼一族又违背自族记载,误认佐修为仕修之弟而误导民间。

2.  宗族任堂总祠的营建艰辛多艰,曾两受诬告,分别于道光5年(乙酉1825),光绪25年(己亥1899)获得胜诉。鼎新12世于道光2年才分出桥头一派(见世系表),而鼎新记八世南山已入祀任堂祠,按五代倒算,时任堂专祠还未建立,是为误记。

3.  桥头谱对大局认识不足,盲从使用了侃祖班派,故1992年的筋坑查访,听信片言,出现差错,也自乱阵脚。认识是随自己的知识广度与深度而言,老人所说也需以时空史实判断真伪,主观意识只能误己害人。该谱世表属随大流式的近代误抄版。

 

清溪公两地开族是褒是贬是值得商榷的。清溪两地所出儿子应各自成派,故清溪过继逢简,还乡独树,两者需各自归宗,世系才能清晰划分。仕修的生卒是牵动全局走向的关键点,如星谱本是考证礼骄谱系的重要旁证,礼骄统辖的龙眼、鼎新、逢简三大房族应是无疑的。所阅各谱皆未获礼娇先祖是谁的蛛丝马迹,奇茂与礼骄只是巧合于同一时期,归宗于棕翁虽是时空所赋,但为慎重起见,梳理出的双溪、龙眼、鼎新、逢简四方归棕之大顺局势,若有第三方旁证则更有信服感,这需宗亲继续深探,以达质疑误点,宏扬族史之目的。

                                    允成堂24传李鸿炜 2015.5.26二稿

 

仕修生辰的连琐细节 - 李鸿炜 - 天伦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