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伦

谱蝶.文学.影集.拾趣.笔录

 
 
 

日志

 
 
关于我

以十年时间的探索,写下《缅怀》《东山宾霞》《李五曰堂》《李五曰堂四房家谱》《七堡李》等家族谱本,现正在网上编写《云步天地》一书,目的是收集云步宗族资料,志在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欢迎有兴趣的栋祖三房裔子在此平台占上一席,报导自己的家族发展史,以掀共同探讨,共同分享之热潮。 《天伦》网页是本人的探索初阶,稿件随时更正,故只作公开参阅,未经允许不得翻印转载,以免谬种流传,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云步谱系探索回顾  

2015-08-21 07:40:38|  分类: 云步天地.探讨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步谱系探索回顾 

经已追查十余年的的允局谱,在宗亲的努力下,全套十派版本竟在李公贤涛诞辰145周年越日,一次性地在中山永宁重新面世,如此巧合,可喜可贺。何解?因为会城三间远祖宗祠的建立,与李公贤涛当年倾心族中事务有密切的关系,此事有孙中山秘书李蟠的记文作证。允成堂建立后,贤涛被推举为三总祠理事,期间倡修云步谱,并担任采访队的总采访之职,机构的宗族政绩尽显于谱系中,三总祠的建立是云步宗族的全盛时期,允局谱的出版,是宗族最兴盛的标志,回顾往昔之锦绣,能不喜之贺之!

云步正名      

从工作对象,工作实质,工作业绩来看,〝允成堂〞当年实是侃侚佁这个血缘宗族的组织机构,而这个族体,我们的先祖早已称作〝云步李族〞。综览史观,宗族名称都是以祖地定名,栋祖虽开族会城,因二世而迁,望地未能形成,故不能以会城或冈州定名,是为我族的特殊情况。升级后的栋祖宗族,以〝云步〞定名,实际上蕴含在很多的采访细节中,只是人们弄不清称谓的相互关系,而不敢正面用〝云步〞作栋祖宗族的正名罢了。此举既符合古今〝从大〞的礼律意愿,又可弥补无整体族名的尴尬及撰稿的不便。任何争拗都必需归结于理论层次上,过往认为侃、侚、佁三房分立的文章,实是违背血统分族的规律,造成认识上的模棱两可。百年前羊城道全祠谱提出总纂栋祖谱系,然而今人却使用〝诵芬堂…〞之名而误导世人,此名使人误认为是联翁旗下最有权威的修谱机构之嫌。联翁领旨平乱,过路而死葬台山,非开基之人,更非开族之人,属过渡性质的人物,开谱以来只作五邑各宗族的入粤始祖,其儿孙后来才形成尚书、粤西、五邑三大各自发展的族群体系。故使用〝诵芬堂…〞此名自身既混淆了大局与小局的关系,又混淆了尚书与云步等各房层级递进的关系,从而造成以三房分立划界的错象。再者只认栋祖为宗族之首,却拒以〝云步〞作宗派房族之名,是认祖不归宗的表现,难道今人要创造〝从小〞的礼律先例吗?既与先祖唱对台戏,又与网上趋势背道而驰,其质实是延续三房分立的思朝,是阻碍谱务健康发展的逆世之音。

稼误联翁  北宋的联翁死后竟成南宋安政翁之孙,事有四大错因:

 其一是佁派一粗心人将联翁的生辰八字,错接其夫人身上,导至联翁随岳父成了河南人等一系列的错误出现。

其次是光绪七年,佁派百裔到广州白云山拜祭安政公引起误解。

其三是道全祠谱的无头定论,误解〝联翁是安政翁长子〞从此北宋的联翁死后便稼接于南宋宪系安政翁,并流行于佁派版本上。然而从化系从不承认有联翁系子孙,道理如此简单,再纠缠于联翁系属宪公所出,只能是自乱阵脚的无益争论。洞阁出现不知所谓的〝伯公正确〞论实属无辩证观念的愚昧盲从者。 

其四是伍公与联翁领旨出征时间相隔26年,实是南北两宋之事,伍公也不可能五岁领旨六岁战死阳江,而是奉旨镇守岭南,操劳在崖门水寨的始建上尽忠而死,根本无联手出征的基础,此事香介君也误辑流毒。四大误点实是不符时空概念而错位胡接所至。

咸淳祸接   栋祖迁自咸淳之误,始俑者是李江。是进士李如星无意辑录李江之误而酿成侚佁版本的误世疯传。如星可贵之处是指出罗贵义领96家南迁事,内中根本没有栋祖之名。事实上罗贵南迁是在南宋未,栋祖南迁则是南宋初,将两者混淆于宋未咸淳胡妃事,李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是为李宝琦教授所痛斥。只有建炎南迁才与栋80去逝相匹配,否则侃侚佁要在父亲冥寿百年后才各自迁徙,时间推延则新中国至今还未成立。感谢香介君〝五可信三可疑〞的立论,为解决族史疑难所作的贡献。

彦夫冤情    迳口彦裔与世无争,大概是先祖两度神秘失踪而存在自卑感吧,至使外界至今仍对迳口彦派了解不深,新迁的侃墓世碑也缺彦派的记载,甚至各项活动皆未通知到家。茂彦两派的争拗在清代乾隆初期已形成,允局谱将行世的重大误点,实是早已排除,其可信性在十余年的探讨对比中也得到证实。栋祖自南宋绍兴年间迁中步巷,至明朝中叶修谱前,实是一段苦衷的断层史,很多事情都弄不清,今人就更难有实据了,只有历史时空才是判断族事正误的标尺。今云步全套十派版本已重新面世,再证此前本人的论证是基本正确的,双溪新旧版都是自欺欺人的误世谱本。

〝上传疑也,下传信也〞是明代李江的定调,限制了人们的讨论空间,双溪谱系的至命要点就是〝时空错位〞。先于联翁入粤而自豪的〝淳化迁徙〞,是后人为奇茂制作的〝皇帝新衣〞,此误与李江无关。奇茂五代世系无人异议,无论顺算或倒算,梦罴始终都活动在南宋时空。井骨明代迁丽洞时,李江才恍知早己有丽洞李的存在,是为梦罴南宋时随田分居丽洞所形成的,所见破烂祠堂也是南宋景山所建,从而主观误认梦罴是自己的先祖,导至将三朝三迁三派混居丽洞之事,炒作〝乱世佳肴〞,造成派系划分错误,人为制造了历经四朝的自乱时空。此误根在彦才,错在李江,乱在盲从拍马屁。

李江的无意错失是先行者初修族谱缺乏迳口资料所至,无损其诗伯状元的光环。历史不容改朝换主强夺族的闹剧继续上演,泰山村丽群村才是正统的南宋梦罴后裔,明德、显德包括井骨支及芦霞、泗冲、横街、横水四派回归元代彦祖是时空所赋予的。允局谱作出纳李江废奇茂的编辑路向,实是文人对当时流行误版的无声抗议。不同朝代的胡接,无需凭据,其本身已是大错,那有偷换变合法的强盗逻辑。父子关系是固定的,地心吸力是物理法则,换言之脱离固定前提进行探讨是没意义的,离开原则办事那有成功的商家,不承认时空错位,就没有讨论的基础。时空既念属原则性的学术层次,学术研究更容不得无理性的秽语谩骂。李江遗嘱告诫后人不要忘记松年就是放弃〝上传疑也〞归宗联翁,只是不明说自错罢了。奉劝执迷不误者不要再为自己添丑了,幼稚的敬祖溯源只能蒙蔽不识时务者。彦夫含冤半世纪的真相已大白天下,问题是五百年的盲目崇拜是否敢于面对,是否有负荆请罪的胆色。

鼎新自乱   双溪、鼎新、逢简三者开谱时皆不明先祖是谁,却蹊跷同在南宋二世时空上,双溪谱臆测虚构,质量最差;鼎新谱寻祖深切却自乱阵脚;逢简谱通篇处实记事,可信性强。在如星公所编的《陇西堂族谱》中,有大量详细的生辰记录,证实仕修的生卒时空与各族世系倒算是互为吻合的,成为判断各派归宗的方向标,这是审视后世发展的先决条件,离开固定前提的讨论就没有正确的归宿。因此鼎新人入错庙拜错神,是违背时空概念而误接侚裔铁山所引起的。由于是异母兄弟,逢筒也从兄入祀任堂祠,奇怪的是,奇茂不甘落后也挥金入主。是什么因素使三者步调一致地醉心于栋祖呢?这不是错着之中流露出三族同源的微妙信息吗?因此吵嚷允局对丽洞〝大收编〞〝夺其名人名族〞的诬陷,显然是主观的胡说八道。鼎新清代修谱人,疏忽了明版记载兄弟三人来到南海的族源信息,至使族体归属更加模糊。

随着礼骄谱系的研究,出现了新的认识点:

云步谱系探索回顾 - 李鸿炜 - 天伦

  1. 奇茂的迁徙时间差,可压缩在栋棕变卖南雄家产期间至仕修出生于淳熙元年前,并非超越人寿极限的北宋淳化迁徙了。然而鼎新失记的兄族龙眼,至今仍无头绪,是为新的盲点。 

  2.  佐修仕修是异母兄弟,是逢简初修族谱时最原始记载,否认不得。清溪失怙托身于恩公善侣成为长子,在顺德成家立室后,又还乡独树续娶童配,由权宜之计变成开族台山,此举实为衣锦变节、逃继违规,古例难容。然而落叶归根,不违母训,守节愿嫁,又是人之常情,故清溪公是可圈可点,褒贬两分的人物。寄成事实,无可奈何。

3. 逢简谱条理清晰,既不知先祖是谁,更无归族侚裔国泰之记载,故清溪世系在逢简谱的记载是短少的。清溪两地所出儿子应各自成派,不宜混接一谱,世系发展才能清晰界定。乾长营葬四代,两地皆葬清溪,处事得力圆滑,表现出最大的友善,是今日两族三地友好的缔造者。

 

从探索得知,没有乾长就没有逢简谱,没有李如星就不可能证实逢简谱的准确性,没有两学者的如实记录就无法破解棕裔去向的千年迷团。时空已指明双溪、龙眼、鼎新、逢简四派归宗棕翁,谱系大顺的格局已形成,只待在这断层史上能发掘出第三方旁证,以增时空推理的信服感。

 

舜臣归属   佁派热心修谱者甚多,因受康熙进士李如星辑录李江误点的影响,导至佁派版本错误率较高。今查同期的台山铁炉坑谱本,又发现该谱也记录雁川只生宗达宗全两子,看来舜臣非雁川所生又多了一个凭证,未知康熙进士余玉成〝川之子三〞所据,东凤光绪版所记凭据,被佁裔无知者刻意纂改后复印传播,成为典型的误世恶作剧。更奇的是雁杳只生舜臣舜举两子,余玉成也记〝杳之子二〞根本没有舜诚此人。洞阁新旧版皆记舜诚出三子,俱迁阳春江尾。今阳春只有岗尾而无江尾,也未闻有佁派舜诚裔子,更未见其他版本记载舜诚孙辈世系,故舜臣是雁川幼子之说,仍不能排除是抄错行对错格的可能性。 

  

允局谱是集历届云步谱的精华,出于蓝而胜于蓝,其强势班底古今未有,其最大功绩是排除了传世的重大误点,感谢香介君对云步谱的重大贡献,其《陇西李氏谱系考》《南雄来历考》两篇著名论文将永放光华。该谱自1928年出版至今已有87年历史,今全谱喜得重新寻获,由于战事、外迁、采访漏缺或户主漏报等原因,成了美中不足之处,故得了允局谱不要认为万族无缺,事实上很多支系是含接不上的,此点在介派版本中最为突出。泰派世表只有一卷,人物事迹字号皆无一记载。大局尚有断层史,何况谱系分支乎。故追求世系接驳完整的理想,与现实是难以合拍的。

总结研究所发现的误点,都是一知半解弄错时空乱接驳,后世依样画符导至错误版本疯行于世,在各家族大局还未弄清的情况下,热衷于搞什么南迁始祖、李晟国谱等巨作是值得商榷的。随着资料的增多与自我认识的相对提升,前期理解与后期观点不可能完全一致,在资料不全,认识不足的情况下,便容易出现主观意识上的错误,请阅者注意写作时间,以免造成误解错判。学无止境,求实致为重要,没有论句的恶烂蛮是对百家争鸣的封杀,是对历史时空的蹂躏与侮辱,一切争拗必须归结于理论层次上。井蛙观天死念经是无作为的,只有质疑误点,才能复原历史真面目,只有在时空概念中拨乱反正,方能光宗耀祖,宏扬族史。

繁复的族史难以探索完成,《云步天地》一书的写作也永远无法完结。今云步宗族的大局考察已告一段落,所作研究,若有不当,后世自有公证的评说。

愿宗亲在探究云步李的发展史上取得更大的成绩。

            云步24世裕派裔孙 李鸿炜 2015. 8.16综合前稿  2016.1.3第二次核校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