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伦

谱蝶.文学.影集.拾趣.笔录

 
 
 

日志

 
 
关于我

以十年时间的探索,写下《缅怀》《东山宾霞》《李五曰堂》《李五曰堂四房家谱》《七堡李》等家族谱本,现正在网上编写《云步天地》一书,目的是收集云步宗族资料,志在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欢迎有兴趣的栋祖三房裔子在此平台占上一席,报导自己的家族发展史,以掀共同探讨,共同分享之热潮。 《天伦》网页是本人的探索初阶,稿件随时更正,故只作公开参阅,未经允许不得翻印转载,以免谬种流传,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栋棕谱系大起底(上篇)  

2016-05-28 19:36:25|  分类: 云步天地.探讨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栋棕谱系大起底            

                — 棕裔千年迷团的破解 

所有谱本皆雷同共记棕翁之裔为〝香山、斗门、大良等派〞,就这么一句话,便把棕裔的历史雪藏了一千 年。然而在十余年的大局考究分析中,及各谱的蛛丝马迹与时空碰撞的磨合下,却擦出了光彩的火花,奏出涉及两宗族五房派的大型交响曲,引发了迷团死局的大起底。这个牵连广泛的千年迷团,必须交待联栋棕三祖的简况,方能梳理与辨识内中的奥秘: 

   联翁简况   海南崖黎的变乱是多次的。道全祠谱将主帅柱国伍公与监军联翁混为一谈,两者领旨相隔26年,实是南北两宋事,从而出现联翁从福建海上出征;伍公五岁领旨,六岁战死恩平,后裔落籍台山大江的互不吻合情节。伍公实死于谭江出口的崖门水寨建设上,根本无联手出征的基础,道全祠谱实将海南天崖与新会崖门混淆合一了,李香界先生也被此谱所误。这样本是江西人的联翁因对错行误接夫人的辰忌时间而变成随岳父成了河南人,这是佁派一粗心者所著成的误世奇冤。事件的混淆,既产生了南北两宋无法含接的时空误区,更产生死后成为异族安政公之孙的离奇事件。然而1102联翁领旨往平崖黎之乱,被后世追认为陇西李氏五邑系入粤始祖的史实是无可置疑的。 

栋祖简况   秦桧得势当政,朝廷主战派失利,栋祖见〝事不可为〞,更忌迎后不力的秋后算帐,遂不敢回祖地江西而避世新会。然而,栋祖在宋金对垒中解甲是不光彩的,子孙忌谈,以至军功政绩全无记载。由于二世分居而迁,族体无法在会城形成有威望的聚居祖地,后世不明所以,从而抗拒血缘分族,反产生以侃侚佁迁徙分族的错误思潮。裔子迷惘,不敢从大以云步正面称呼栋祖宗族而陷于尴尬局面,栋祖宗族遂长期缺族名及存在宗族划界之错误,但〝云步李族〞之名一直流行民间。

明代开谱,诗圣李江将栋祖迁徙与咸淳胡妃事挂勾,李宝琦教授直指此误出自李江所著丽洞谱。后世据此也与罗贵义领96家南迁事混为一谈,皆因各家盘缠至尽,向官府求保入籍大良,不知情的后世将早己落籍于此的鼎新、逢简之裔与罗贵炒为一碟,人为制造一个毫不关连的时空误区,导至各谱皆误记栋祖是南宋末咸淳迁徙。寿命八十的栋祖反获近二百岁仙寿,侃、侚、佁则有父亲死后106年才分迁的笑话 — 自身已死,何以立业?栋祖的错误时空,早在八十多年前己为香介君〝五可疑三可信〞所破解。栋祖实是南宋初建炎南迁,否则栋祖的生存空间就无法在历史时空中找到合适的安插位置。

此外新会都会乡黎秫坡承传李江〝咸淳迁徙〞之误外,又是北宋联翁稼接南宋安政公的始俑者,联翁遂由愬系人变换为宪糸所出。唐美于1955年向全美李氏十五届垦亲大会提供的家谱实是黎秫坡观点的翻版。五邑谱系的错误源头,实是来自明代李江与黎秫坡两学者,康熙进士李如星无意辑录上述两误,导至侚佁版本误世疯传,所幸者是允局云步谱无蹈两误复辙。道全祠谱、南雄大宗祠、敬修月刊、江门日报,在未弄清大局的情况下无意中也成了误版的积极推广者;李盈潘先生及李宝琦教授则是正误皆存的得力分析者;徐晓星自作聪明以〝咸淳之误〞引证,误导了今日的双溪人。正因后人过份崇拜名人,将其言论充作圣旨或依样画符而错误传世,以至联、栋…等先祖皆存重大的时空误区。这是我族谱务者只凭热情而历史知识不足所至,高傲自大、主观妄为是谱务者之大忌。 

叔祖简况  云步叔祖棕翁长期跟随长兄栋祖播迁共事,在南雄办理变产事宜后,栋祖回广途中去逝。棕翁饱含辛酸,挽扶兄柩归葬新会城郊石狗岭。古谱所记虽寥寥数字,但兄弟衷情表露无为,谁不为之而动泪。其间生活、差事、寻医、运尸…等破费难以估算,然而,却被世人误解为独吞财产,导至叔侄不和、兄弟分家的不实谣传,棕翁最后也不明不白失载于史料中。〝扶柩归葬〞与〝独吞财产〞,认识反差之大,阅者可自判正误,以还棕翁之清白正气。 

栋棕谱系大起底(上篇) - 李鸿炜 - 天伦

 彦夫迷解

   李江不知有彦裔迳口派的存在,导至与同生在世的清所公谱记谬之千里。同是开谱人,当时信息传递落后怪不得李江失知之误。今从网上书摊广告照中截取一段无头信息,内容与文风皆与清所公所记雷同,只是将彦夫〝往高州〞时路经迳囗娶卢氏二度开族,记作是〝往天州〞之别。按无法接驳的其他广告照所查,所拍卖的书籍应是14世端派若始公所修的云步谱,所拍卖之书实是民初摹抄的私家谱。

 高州是彦夫任职元巡检之地,两次神秘失踪皆与其领队流动于蛮峒山区的辑捕工作有关。东村彦裔应是正室所出,迳囗卢氏为妾,故妾生长子广兴,各谱皆记为〝三子寻父流落广西〞,而〝天州〞即是今日广西百色地区,就是史载两广交界的蛮峒山区。这就表明〝天州〞就是广兴寻父的抵达地,迳囗接彦夫死讯为其立衣冠冢,也应是广兴从天州发出的寻父噩耗才合理。换言之,彦夫行踪已明确,彦夫迳囗二度开族,当时的双挢、迳口两地皆不明对方彦夫的情况全被蒙在鼓里而失传,李江换主夺族形成彦夫第一次失踪。天州则是彦夫第二次失踪的落脚地,或许是辑捕的牺牲地。由于撰谱人也是不明所以,在〝往〞字前后,各谱都交待不清,造成理解产生变数,同一事件出现了两个时空不同的地点,天州或许是报到于广州获调升令的回程地,从而两者间才有迳口二度开族的事。若然推理得当,彦夫两次失踪就是因信息不明、文字表达失当而导至神秘失踪的长期误解。  

天州时空的辩证识别,给坐井观天强说彦夫是〝虚构〞人物者一记响亮的耳光。判断是受个人知识与观点所限制,不客观分析将老人误言作人证;将派性恶斗的碑文改刻,理解为凿花痕迹;把最为混乱的自家版本充作〝圣经〞,这就是网上《敬祖溯源》…等文流于形式的幼稚所在。彦夫的历史时空是千真万确的,岂容无赖在网上瞎说雌黄。

                     云步24世裕派裔孙李鸿炜 2016/5/15

有关事件详情请参阅《云步天地》及《云步李》相关文章 2016.5.28定稿上网

 

(请阅下篇)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