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伦

谱蝶.文学.影集.拾趣.笔录

 
 
 

日志

 
 
关于我

以十年时间的探索,写下《缅怀》《东山宾霞》《李五曰堂》《李五曰堂四房家谱》《七堡李》等家族谱本,现正在网上编写《云步天地》一书,目的是收集云步宗族资料,志在揭示秘闻,质疑误点,集思广益,宏扬族史。欢迎有兴趣的栋祖三房裔子在此平台占上一席,报导自己的家族发展史,以掀共同探讨,共同分享之热潮。 《天伦》网页是本人的探索初阶,稿件随时更正,故只作公开参阅,未经允许不得翻印转载,以免谬种流传,特此声明。

网易考拉推荐

冤情逢吉兆 淳熙定乾坤  

2016-10-03 13:45:03|  分类: 云步天地.探讨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冤情逢吉兆 淳熙定乾坤

                    一一 栋棕谱系误点成因

云步彦夫被废五百年,及棕裔迷团千年未解,都与明代开谱出错有关,祸患的根源就是〝时空错套〞。开谱资料不足,形成〝上传疑也,下传信也〞的主观定调,拍马屁的推波助澜,更抑压了人们的讨论空间。在定位分析与时空对比的磨合下,潜鱼浮面见分晓,黄氏东村派脱离奇茂回归彦夫,及棕翁成为双溪宗族的血缘之首已成定局,因为朝代时空是公证的,是无论句可质疑的,主观搅作是难有生命力的:

                          彦夫冤案的衍生

       栋棕谱系的冤案迷局必须从纠缠不清的奇茂五世梦罴及侃祖五世彦夫说起,前者生死于南宋,后者成族于元代,这是经时空验证的固定前提,是无可争拗的史实。

双溪与丽洞谱是相互传抄的,《开平李氏族谱》更是集错误于一身的现代版,误点统一的谱本无须分割评说。误点虽来自诗圣李江明代开谱时的误解,然而后世的篡改、误抄、无意加害才使李江错误路线的整合成形。

1)淳化迁徙的骗局  从丽洞梦罴(1146-1204)、逢简仕修(1174-1224)至彦裔李江(1455-1538)的出生;从彦夫迳口二度开族(1290)至芦霞拱宸(1615-1701)墓的发现,将这些族人的固定世表,以每代平均年数公式计算,完全与历史运行的轨迹相吻合。反之从梦罴上算至奇茂五代人的超长时空(?-990-1204),便暴露了奇茂北宋〝淳化迁徙〞完全是自欺欺人的骗局,  五代人怎能有四朝的迁徙空间?以多余的北宋时空来定位分析又怎能不全盘皆错呢?〝指鹿为马〞的误解误抄不能充作真历史!违背历史时空者,只能证明所据版本是无依据价值的错误记载。然而〝淳化骗局〞其质是〝时空错套〞,这个既简单而又敏感的原则问题,若不反邪归正就没有沟通的基础。

2)国朝定鼎的误解  国朝定鼎在明史上有两个定义,一是洪武定鼎南京,二是永乐定鼎北京,两者间隔着一个目标是夺取帝位的〝靖难之变〞(1399-1402)。诗圣李江开谱有下段文句:〝国朝定鼎,始知古冈丽洞族有李氏…祖爱此山林秀茂而开基…〞前句应是指井骨〝靖难〞时从东村徙丽洞,后句实指奇茂洪武迁徙,续文是所谓〝上传疑也〞的归结出处,可见李江当年无法弄清所集资料而倒乱误判,但可反证〝淳化骗局〞与李江无关。若北宋淳化迁徙,奇茂需提前二百年出生,混淆于明代迁徙,奇茂需在裔孙梦罴死后百六年方迁徙,只有南宋〝淳熙媾合〞(1174),有关的人生时空才误差最短。

3)井骨迁徙的诱惑  李江明代随井骨从东村徙丽洞时,见到南宋绍定三年(1230)所建的破烂祠堂,恍知〝古冈丽洞有李氏〞,是为南宋梦罴随分田而迁所形成的丽洞李,是为正统的梦罴后裔。加上手头〝遗券〞的误导,诱使李江抛弃亲祖彦夫,误认梦罴为祖,出现了整族由元代跳接南宋的乌龙思路。后世更将两宋元明的三派迁徙事,混炒为〝佳肴一碟〞,在名人效应及拍马屁的吹捧下,换主夺族酿成了彦夫冤案,贻笑至今。

4)换主夺族的反思   当时双桥、丽洞、迳口各地皆不明对方彦夫的情况,久之彦夫遂误解为不存在的人物,成了老人口中的所谓〝人证〞,迳口则有广兴寻父流落广西的断句。资讯不明、文字表达失当,造成了彦夫两次失踪。〝换主夺族〞〝佳肴一碟〞使彦裔百思不得其解,惘然失落感犹然而生。所谓〝凿花〞的梦罴碑文,实是乾隆十一年积怨爆发的恶作剧,反映出争夺复刻〝始祖〞为己祖的争拗两派,都是不明真相的糊涂虫,上款的改刻则无意泄露了真梦罴的独脚特征。丽洞人以梦罴名义入祀广州彦夫先祖的铎泽祠及捐印允局云步谱,显示彦夫仍存留于井骨人心目中的烙印。井骨的迁徙更暴露了允局谱的疏忽,必须明确分出井骨属明代彦裔东村派,以区别南宋梦罴的丽洞派

5)胡妃罗贵之误串   诗圣李江将栋祖迁徙与咸淳胡妃事挂勾,遭李宝琦教授直指此误出自李江所著丽洞谱。后世据此也将罗贵义领96家南迁事混为一谈,时各家盘缠至尽,向官府求保入籍大良,不知情的后世将落籍于此达百年的鼎新、逢简李氏归入罗贵队伍,人为制造一个与李江呼应的胡妃时空,导至本是南宋初迁徙的栋祖,各谱皆误记是南宋末咸淳迁徙,出现了侃侚佁三房在父亲死后106年才分迁立业的怪事。无端增加的空白时空,及一系列依样画符的误版传播,使我系出现了积重难返的时空大乱局。

6)李江遗嘱的醒悟    〝淳化骗局〞〝国朝误解〞、〝祠堂诱惑〞、是造成奇茂历经两宋元明四朝迁徙的原委。〝胡妃误串〞是栋祖全局时空大错乱的主因,两者误及丽洞、双溪、鼎新、独树、道全及历届云步谱…幸好允局谱无滔其复辙。

云步清所公撰谱早于李江,所记之事也真实于李江。当年通讯落后,李江晚年得知清所公信息后,为时已晚,只好婉转提示后人不要忘记松年(讳联名銮),故遗嘱是非常关键的转向表白,实是放弃〝上传疑也〞归宗联翁的警示。然而今人不明所以,反将误句充圣旨,再陷李江于不义。 


                        两族五派交响曲

       南宋二世淳熙(1174-1189)前后,正是整个栋棕谱系涉及各房事件与迁徙的不明朗时期。换言之从栋祖事不可为徙冈州至明代中叶开谱的四百年间,实是一段不明所以的断层史,后世为填补空白,将脱离时空的偏见理解强行凑合,主观的错接,蒙蔽了众多幼稚心灵的研究者。故南宋断层史与明代开谱误判,使双溪、东村、丽洞、鼎新、逢简…等分支来源扑朔迷离,各吹各调的交替错乱,使栋棕两宗族形成难以梳理的混乱局面。
1)时空定位指迷津  棕翁葬兄后的失踪、换主夺族的闹剧、及侚佁兄弟开基后情况不明,皆处于我系的断层史时代。佐修与仕修为异母兄弟是明代逢简开谱的原始记载,奇茂、礼骄、仕修三者开谱皆不知直接先祖是谁,如此蹊跷怎能没有三派同源的直觉先兆呢!三谱主人只得仕修(1174-1259)有生卒记载,经独树版本大量辰忌时间反复校对,证实仕修生于淳熙元年是正确无误的。因此〝异母兄弟〞及〝淳熙元年〞是破解棕裔千年迷团的磨合点,是不可动摇的固定根基。定位于根基是分辩正误方向的保证。否认固定前提的探讨,只能是愈分析愈错乱。

2)自乱阵脚的推理    A礼骄接驳侚裔铁山,不但异族错接,更将礼骄立族南海推迟百余年,时空后移反晚于幼子仕修立族,那有这样的反常的逻辑?且曾孙仕修出生早于高祖国泰及祖父铁山,是令人捧笑喷饭的。

     B  入错庙拜错祖是清代鼎新人忽略明代记载,无据胡接而自乱阵脚,导至外界谱本依样画符而误世百余年。奇茂及仕修裔子也随鼎新入祀栋祖,是三族同源的又一反映。

      铁山39岁死于南宋未年,昆仑谱记载〝铁山无嗣〞不可能是空穴来风。

      棕裔居于南海、奇茂祷于南海、礼骄迁于南海的谱记与棕翁失踪南海是完全吻合的。上述四点是断层史上仅得的逻辑推理,可足证接驳铁山是错误的。从时空排序中得知,奇茂与礼骄是棕翁的儿子,仕修是礼骄的分支。如此血缘组合,棕翁遂顺理成为双溪宗族之首,隶属于联翁旗下五邑系,如此结论是时间误差最小的大顺格局。

3)清溪还乡揭迷局  清溪公年青时流落南海逢简之高翔,因邻居私铸官钱而祸及遭兵捕。清白后随官兵〝飞骰〞行令,实以失怙之身过继官长善侣,成为恩公长子,娶简梁二妇得一子观睛。34岁还乡新宁独树,恰遇30守约未嫁的童配郑氏,无奈又完双方父母的童婚梦,出观瞬观明二子,支分密冲、铁炉坑…等派,是为后话。

清溪逃继开族,他的褒贬评价在这里省略不谈,但其异族过继与还乡开族,是血统不同的两个分支,不可同谱混记。清溪的出现,使棕裔千年迷团的破解有了生机,他那身世环环相扣的紧密时空,使淳熙定位点得以确立,促成相关人物的推理时空排序表呈现眼前,各派的归属疑惑也随着磨合而化解,引伸出棕翁是双溪、鼎新、逢简三族之共祖,是为时空辩析的结果,清溪的戏剧人生更添导引解迷之功。

4)如星功过论得失  康熙庚子进士李如星是台山独村乡人,所编的《陇西堂族谱》是侚派最享声誉的谱本,是有大量生辰记录的世系直文版。特邀广东提督陈筠作序,所辑罗贵义领南迁名单中没有栋祖的名字,显示李江定调栋祖迁于咸淳是错误的。

今参阅的是独树复印本,全书只有《家谱序》一文属如星自己专作,但其辑录黎秫坡联翁是安政翁之孙及李江栋祖迁自咸淳胡妃事两误点,祸及了侚佁版本的误世疯传,成了最大的败笔,这是任何作者都无法预料的后事。

公证的时空给予叔祖棕翁是双溪宗族之首、给予奇茂与礼骄是棕翁儿子的结案,皆得益于如星公的真实记载。如星公当年是不知逢简谱的存在,今独树、逢简两谱相互对照,得出相互吻合、相互可信的细节。可以说没有清溪嫡孙乾长的〝葬四代之山,修累世之谱〞壮举就无逢简谱,没有如星公对清溪公身世的时间追述,棕翁就无法排除冤屈而扬眉吐气。清溪的描述是弥补了两谱的相互缺失,是不可多得的绝响篇。棕裔千年迷团的破解,李如星应是首功者。


                         淳熙媾合定乾坤

       稼祸联翁、咸淳误串,奇茂增寿、梦罴错接、鼎新自乱,是栋棕谱系五大时空误区。由此可知,单凭热情,只顾世系接驳,而忽略了血缘各派的来龙时空是否正确媾合,世系接驳就必然出差错,结果只能是白费心血的误世〝山寨版〞。

栋棕谱系之错误源头来自李江与黎秫坡两学者,这是断层史带来开谱困局所造成。 今质疑与揭露后世所串合的错误路线,只是为了拨乱反正、宏扬族史。但李江的文学造旨是不可抹杀的,开谱功臣的地位更是不能抵毁的。换主夺族五百年之误,本来早在八十多前经已解决,只是在复杂的乱局中,允局云步谱的努也不可能百份百为人们所接受。

令人信服的谱本,其质量是从字里行间中得到体现的。在断层史中无法再获新证据的情况下,实事求是,以时空概念定位分析,实是最简单、最快捷的探索之道。清溪公身世的时间描述,使仕修出生的南宋淳熙元年(1174)变成打开全局理顺大门的锁匙。故〝定位分斩〞的准确选择是成果得失的保证,云步、双溪两宗族的大顺格局,就是〝淳熙媾合〞的辩证体现。大局理解愈清楚,个人认知愈长进,真理是不会因顽固拒认而失其光彩。正是:冤情逢吉兆,淳熙定乾坤。

       彦夫脱离奇茂族回归云步;奇茂、礼骄兄弟回归棕翁,两者皆是时空的召换

       回头细想,不慎的〝时空错套〞竟付出了五百年的代价,拖累了云步双溪两谱系,太冤枉了!

 

 注:1)本文是数年来探索元代五世彦夫,被替换为南宋五世梦罴的成因见解。相关事件请参阅《云步天地》第4辑之〈彦派探秘特辑〉及〈骄系探秘专辑〉。

      2)双桥古称双溪。彦夫黄氏所出明德、显德二子,按清所公谱记,应称作东村房(含井骨及新会分支),是为出于元代的彦裔双桥派,以区别南宋的茂裔双溪派(含分支梦罴丽洞派)。    

                          允成堂24世裔孙李鸿炜 2016/9/17拟 10/1日定稿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